正在阅读:外漂的宜都人,家乡记得你的挂牵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宜都资讯 / 民生热点 / 正文

文明.png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外漂的宜都人,家乡记得你的挂牵

转载 超级管理员2021/02/05 12:45:41 发布 来源:宜都雑譚 作者:宜都雑譚 186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快要过年了,有关亲情、乡情的话题又热闹了起来。1月31日,新华社微信号征集《今年,爸妈给你寄了啥?》,2月2日又征集《今年,你又给爸妈寄了啥?》,那个留言啊,稀里哗啦一长串,暖暖的,眼窝浅的,要带好纸巾,因为必定泪目!

据中国青年报调研,超八成受访者表示会就地过年,而靠快递吃上一口家乡味成为许多人的选择。据相关物流平台数据,南方寄出的年货包裹远超北方,寄件量排名前10的地区中,南方省份占据8席。福建成为寄出年货最多的省份,土笋冻、茶叶等是他们的最爱,而湖南和四川人最爱寄辣椒酱和腊肉。“游子思乡情未尽”,美食就是乡愁最好的慰藉。

近日,我们通过网络,收集到三位宜都游子的最新信息:一位是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毛湖埫老乡田兆元,一位是陆城老乡雪豹樱桃博主邓艾艾艾,一位是潘湾老乡上海自由职业人熊舒。他们都以不同的方式关注着家乡,思念着家乡的亲人。


一、年的文化解读——疫情之下,如何过个好年
文/田兆元
田兆元,王家畈人,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神话学、民俗学与文化产业研究。2021年1月29日,接受《解放日报》专访,对“年”文化进行了深入解读,并介绍了宜都家乡的年俗文化。(访谈节选)


去年我回湖北家乡过的,在山上待了很长时间。当时的形势比较严峻,不能到处走动,连兄弟姐妹家也不能去串门。这个过程是艰难的,但大家的高度配合让疫情得到快速控制。大难面前,“自由的束缚”换来更大的自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集体认知,彰显了以大局为重、以集体为重的价值观。

今年,我选择在上海“就地过年”。这既是响应政府号召,也是在为构建现代都市的文化认同乃至新民俗作出个人应有的贡献。

对不少人来说,现代都市只是一个工作地点,而不是家乡、故乡。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缺乏文化认同、民俗认同。在“钢筋水泥的森林”中,爱情、亲情乃至友情似乎都有所缺失。许多新上海人在上海待了十几年,可能还没建立起自己的都市亲缘系统,还需要依赖家乡的亲友来滋养自己的情感需求。

我的家乡在湖北宜都,是土家族集聚区。我记得,每到小年晚上,我们都要祭灶。母亲会把灶台擦干净、锅洗干净,然后放一点水,反扣一个碗,碗底放一盏七芯油灯,再用一个大眼篾筐罩上,灯光就从大孔里放射出来;灶台上,则会供奉一些肉菜和饭食,加上筷子,还有一杯小酒。
       在我的家乡,正月初一要给父母拜年、给岳父岳母拜年。(编者注:初一拜父母、初二拜丈母为主流)我1994年留在上海后,也经常在上海过年。开头几年,我都在正月初一去导师徐中玉先生家里拜年。后来才意识到,在上海,正月初一主要是家人团聚,一般不外出拜年。于是,我就改到正月初二上门拜年。之后发现,正月初二还是导师的生日,就恰好陪先生一道过生日了。

传统上,春节是一个长时段的节日,各地有不同的安排是很正常的,恰好体现了中国文化整体性与多样性统一的特征。
       有种说法认为,
小年源自上古时期人们对火的崇拜,与火神信俗、炎帝信俗有关。先秦时期开始,作为祭拜对象的灶神逐渐被人们所接受,小年作为一个节日基本成形。宋人以腊月二十四日为小节夜、三十日为大节夜,清代称为小年夜、大年夜。历史上,北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政治中心,受统治者的影响较大。据说,清王朝统治者在腊月二十三这天举行萨满祭祀仪式。为了节省开支或便利行事,就一同把灶王爷也拜了。渐渐地,民间也就效仿起来,在腊月二十三这天过小年,祭祀灶王爷。(编者注:这可能就是北方以腊月二十三为小年的由来)
       这种岁时节俗的差异是中国文化多元一体的体现,也体现了家国一体。
我们的很多节庆都是民间习俗与官方认定的统一。很多节庆活动上都有这样两面旗帜,上书“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体现了一种高度的文化自觉、自信。

年俗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时间文化的核心问题。一个国家和民族有两个决定其存在的条件,一是空间,二是时间。没有空间就没有领土和国家,没有时间就没有了历史文化和灵魂。民族国家要捍卫自己的领土空间,同时也要捍卫自己的时间叙事与文化灵魂。
     
 维护传统年俗,是坚守中国文化的一个标志性行为和仪式。从这个意义上说,过好中国年,可以打开一扇属于全体中华儿女的记忆之门,可以感受节日背后蕴藏了几千年的温暖与力量。
       
中国年俗主要体现了天人合一、忠义孝敬、感恩报本、温情祥瑞的文化特质。这四个方面是年味的主调和主料,缺一不可。


二、谁敢从这里跳下去捞弹珠
文/邓艾艾艾
邓艾艾艾,新浪微博网名,真名不详,宜都陆城人,拥有微博粉丝27万,办有《雪豹樱桃》公众号。他(她)在2021年1月28日微博中写道:我老家的(腊)香肠,没什么统一的味道,每家风格相差都很大,像我外婆做的,高油高盐,还要用松针或桉树叶重熏,可以说是不健康的集大成,但我特别喜欢吃,蒸出来红油欲裂,腊香满载。……我妈说要给我寄香肠和鱼糕……似乎很担心我会把这个年过得很不专业。《谁敢从这里跳下去》见于2021年2月4日《雪豹樱桃》公众号。

小学四年级以后的夏天,我常去清江边玩。
     
 我家离清江很近,但到达江边并不容易,首先要到家门口的街上,沿着可以用影碟机玩双截龙的王二餐馆,永远用长条门板遮着一半店面的小理发店,以及一家卖文具、贴纸、发卡、明星海报的杂货店走到教堂,再钻进教堂旁的小巷。
       小巷叫
佑圣观巷,旁边另外一条小巷叫水府庙巷,听老人讲,原来这里有一座庙,有一座观,还有一座教堂,比邻而建,49年以后,全部都拆掉了,又过了很久,人们重建了教堂,但水府庙和佑圣观再也没有回来,只留在了地名里。
       据说原来的教堂是很漂亮的,现在的这个,只是座普普通通的小楼。
我不喜欢这教堂,原来在门口玩耍时被里面的人呵斥过,我很不服气,因为我在餐馆、理发店与杂货店门口都是这般玩耍的,人家只当我是夏日里传统的背景,和蝉鸣,风声一样的小孩子的嘈杂。
       王二餐馆的老板,不知道是不是叫王二,告诉我,这个可不能随便骂,里面供着神仙。我想,老子可不怕什么神仙皇帝,比较怕狗。
     
 佑圣观巷上铺着青石板,一边是看不到青壮年的老旧民居,一边是高耸欲坠的山墙,这是通向江边最后的连续阴凉,出了巷子,便是无边烈日下偶尔漂浮着的零落树影。我们在树影间跳跃,好像借着水面浮萍渡过池塘的青蛙。
       出了佑圣观巷,会走入一片倾斜的野草地。下坡几步,身后的房屋建筑就完全被小丘上的草淹没了。这江畔的惨热与荒凉,与紧邻的人烟骤然断裂失联,令人仿佛置身远离文明的野外,但其实一百米外,就有人在鼎沸的网吧里玩《传奇》。
       在清江公园修好前,这是少数可以直接走到江边的路,但江岸大都陡峭难行,如果要真正触摸到水,还得向上游走一段路,来到
恩施材厂。这附近有一块浅滩,一片小湾,被高大的树木照看着,但也堆积了许多永远晾晒不干的圆柱木头,总是停靠着散发着难闻煤油味道的货船,咿咿呀呀的发动机搅碎嘀嘀咕咕的水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船工,如果科恩兄弟改在夏天拍电影,大约就是这个样子。
       材厂里有一座高大枯槁的传送机,用转动的皮带来装卸货物。如果另一边的船开走,我们会沿着皮带爬到顶端,低头看翠绿的水,往下扔一些石头与玻璃弹珠。
       它们落入水面时,会划出一道波痕,是水的相对流驶,却带给我石头与弹珠也会漂走与远去的错觉。
有人问,谁敢从这里跳下去。
       没有人跳,因为太高了,我们虽然是无所畏惧的追水小孩,但总算有些脑子。

邓艾艾艾微博幼时照片

我上大学时,清江公园修好了,江边有了一条贯通的坦途,几乎所有的江段都筑了阶梯可以亲水,恩施材厂搬走了,野草与高树全都改换了整齐的绿化与漂亮的广场,小湾与浅滩平滑成了一条简约的直线,不再有艰难的旅程与隐秘的角落,一切都变得容易起来。
       因为路网结构的彻底改变,我已经无法再确定那些夏天在今日岸边的空间位置,佑圣观巷出来的步履记忆已无法复盘,野草地可是对着这片花丛,材厂似乎就在阶梯这里,因为依然泊着一艘船,也不太对,好像没有这么宽阔。重叠不了,那些记忆里的残影怎样都放不进江水的映照中。我想潜入水底,找到那时扔下的玻璃弹珠,它正对着的岸边就是传送机的位置……
       但弹珠也许真的已经漂走了,那不是错觉。


三、盼团圆
文/ 熊舒
熊舒,宜都潘湾人,寓居上海,丈夫援建印度尼西亚地热电厂,因疫情不能回家过年。熊舒时下全职育儿。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世人忙忙碌碌,转眼又迎来了新春佳节!
       孩童时代盼过年是因为可以满足穿新衣,戴新帽,吃糖果,放鞭炮的虚荣心!可当我也为人母之后,方才明白过年是一家人团团圆圆的期盼!
       为了生计,我们这些远在异地他乡的游子们,不得不远别父母。和家人团聚,什么时候都想,过年时更甚!只是到年末,孩子放假了才能拖家带口地像南飞的候鸟一样回老家看望年迈的父母和亲人!可是最近两年因为新冠疫情肆虐才让回家团聚变得异常艰难。为了不给家乡父老带来未知的风险,所以我们决定今年响应国家号召,非必要不出沪,留沪过大年。所有的思念留待日后加倍补偿,但愿新冠疫情到今年年底就嘎然而止。虽然人不能返乡,但我们的心却是和家人拴在一起的。现在科技发达。视频,电话,微信,有太多的途径可以让远在千万里之外的父母了解我们的日常生活,也可以让父母在思念他们孙女的时候能即时地视频聊天。即使我们分开的再久,两个孙女也不会对爷爷奶奶生疏的。

新的一年应有新的目标与愿望,目标就是我们的生活水平能进一步提高,丰衣足食。愿望就是父母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安享晚年;孩子健康成长,学业进步!

       这两年的疫情虽然让我们回家的路变得艰难,但同时也让我庆幸我是华夏儿女,不用担心社会动乱与疫情医疗救治困难。国家的疫情防控做的很严格,很到位,这让我们大大减少了感染的风险。我们衷心为她点赞!在新的一年里,祝愿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更加繁荣富强!

长江、清江、渔洋河三江并流

唐人宋之问有诗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因为长期音信不通,他怕听到不好的消息。而今则是年近情更浓,问候寄云端”。刚巧,宜都的“两会”刚刚闭幕,疫情之下,宜都并没有停下发展的脚步,但愿喜人的成绩,可以减轻不能回乡过年的宜都游子们的些许牵挂。

——2020年,预计全市实现生产总值640亿元,固定资产投资316.5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4.68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27.9亿元。
——青林寺、全心畈村入选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
——宜都长江大桥通车在即,三江收费站提前12年撤站
——城市创建深入推进,蝉联全国文明城市“两连冠”,被命名为国家卫生城市
——跃居赛迪全国县域经济百强第77位
——全面小康指数居全省第1、全国第26位,荣获中国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优秀城市
——今后五年发展主要目标是:锚定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聚焦“干在实处、勇当标杆、开创新局”,加快建设全国县域高质量发展示范市、全国基层社会治理示范市、全国县城新型城镇化示范市,打造“宜荆荆恩”城市群关键节点、全省先进制造业关键节点、中部多式联运枢纽关键节点、长江绿色生态廊道关键节点。到2025年,生产总值突破1000亿元,年均增长7%;公共财政预算收入30亿元,年均增长15%左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0亿元,年均增长10%以上;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6万元、3.4万元。

独乐众乐,自娱娱人!

点亮在看,欢迎批评!

往期回放

泪奔:我们一起读儿歌

两江明珠  宜都美食  ——宜都饮食文化纪要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